18条措施支持外贸稳规模优结构 专家解读:针对性好操作性强

发布时间:2023-05-03 浏览量:674

4月28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,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。会议提出,要把吸引外商投资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,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。

今年以来,我国外贸进出口开局平稳、逐月向好,一季度进出口同比增长达到4.8%。然而,当前全球贸易发展仍将受到多重因素影响,外需不振、地缘政治等因素或将对我国外贸发展带来更大考验。

为有效应对当前错综复杂的外贸形势,推动我国对外贸易的持续稳定健康发展,近日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推动外贸稳规模优结构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“《意见》”)。

《意见》聚焦外贸出口的堵点、难点和痛点

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服务经济研究院教授林吉双表示,《意见》出台的时效性高、针对性强,操作性好。为有效应对外贸面临的严峻复杂形势,商务部门先后到全国18个省市开展调查研究,分析外贸企业遇到的困难和诉求,会同有关部门制定相关政策,提高了政策的前瞻性和有效性。

《意见》找准了当前及今后一段时期内外贸出口的堵点、难点和痛点,就当前我国外贸面临的严峻挑战,如欧美需求萎缩、加工贸易下滑严重、个别发达国家营商环境恶化、外贸企业出口面临诸多制约因素与困难等都作了重点回应,如针对重点市场的每个国家制定贸易促进指南、推进加工贸易向中西部和东北梯度转移、妥善应对国外不合理贸易限制措施等。

此外,《意见》就如何稳定外贸规模提出了努力创造贸易机会、稳定重点产品贸易、稳定外贸企业等三方面措施,一些措施已经在稳步有效推进中。

“随着各级地方政府根据《意见》因地制宜出台配套政策及有效落地,我们一定会冲破当前外贸遇到的各种艰难险阻,圆满完成外贸稳规模优结构的年度目标。”林吉双称。

《意见》特别强调了要组织面向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》(RCEP)等国的贸易促进活动。当前东盟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,与此同时在国际经贸领域我国也面临着与东南亚等国家的市场竞争,包括因为脱钩断链所导致的产能转移、友岸外包等。中国与RCEP国家在经贸中所面临着怎样的竞争与合作关系?RCEP能否成为拉动中国外贸增长的主动力?

林吉双表示,自RCEP签订和生效以来,我国与RCEP国家的贸易规模持续快速增长,尤其是东盟国家已经连续几年成为我国最大的贸易伙伴。目前,我国与RCEP国家间的经贸关系,合作远大于竞争。从合作方面看,我国在电子产品、家用电器、汽车(特别是新能源汽车)、光伏等技术和资本密集型产业链以及纺织服装、家具等劳动密集型产业链具有明显优势,与东盟等国家和地区有着广泛的合作空间,有利于形成产业链、供应链和价值链的协同与发展;从竞争层面看,因劳动力成本上升和美国对我国加征关税等,在服装、鞋帽等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加工制造环节与东盟确实存在着竞争关系,这也符合市场规律。随着创新驱动的产业持续转型升级和对外贸易高质量发展,我国与东盟等RCEP国家的产业和贸易合作的领域和空间会越来越广阔。

五个方面18条政策,助力企业解决订单难题

谈及当前我国外贸进出口形势,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学院院长表示,今年外贸形势严峻复杂,压力既有经济修复短期因素影响,也有结构性、趋势性长期因素影响。当前外贸订单下降、需求不足是遇到的主要困难。

他指出,《意见》是基于对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外贸环境、形势科学研判基础上提出了“一揽子”政策措施,是一套政策组合拳,通过综合施策,力图切实助力企业解决订单难题,多措并举,维护和拓展外部市场。

张晓涛表示,《意见》包括五个方面18条政策:

针对出入境不便、参展洽谈难等问题,提出要强化贸易促进拓展市场。包括优化重点展会供应对接、便利人员往来、加强拓市场服务保障等3条政策措施。

针对外贸重点行业下行压力,提出要稳定和扩大重点产品进出口规模,重视进口,为实现国内国际两个市场、两种资源联动循环创造条件。包括培育汽车出口优势、提升大型成套设备企业国际合作水平,扩大先进技术设备等4条政策措施。

针对外贸企业融资难、应对汇率波动风险能力弱等困难问题,提出了要加大财政金融支持力度。包括用足用好中央财政资金政策、加大进出口信贷支持、加强对中小微外贸企业的融资支持、更好发挥出口信用保险作用、优化跨境结算服务等政策措施。

针对外贸发展新趋势新变化,提出要加快对外贸易创新发展,保持外贸产业链供应链稳定。包括稳定和提升加工贸易、完善边境贸易支持政策、推进贸易数字化、发展绿色贸易、推动跨境电商健康持续创新发展等5条政策措施。

针对外贸企业在贸易便利化、应对国内外对我国不合理限制措施等方面的突出诉求,提出要优化外贸发展环境。包括妥善应对国内外不合理贸易限制措施、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、更好发挥自由贸易协定效能等3条措施。

“尽管当前外需走弱,订单下滑,我们应该看到中国外贸所具有的竞争力、韧性和优势。”张晓涛称,历史的经验表明,每当遇到外部冲击,面临外部压力时候,政府审时度势、科学研判推出的稳外贸措施都有良好的成效,这次政策红利的释放,我国外贸稳规模结构优化有望迎来新的动力。

加大对外贸的支持不存在“退坡”问题

《意见》提出我国政府部门、驻外使领馆等要加大对外贸的支持力度,这是否会导致外贸企业形成对政策支持的依赖?支持外贸的政策措施可以一直延续么?

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吕刚表示,《意见》提出政府部门和驻外使领馆加大对外贸的支持力度,属于贸易促进措施,意在通过加强政府服务,帮助外贸企业开拓市场,这在国际上是通用的做法,所以这方面的公共服务水平提高之后,并不存在“退坡”问题。

吕刚谈道,新一轮稳外贸政策的落地非常迅速。《意见》提出要研究优化远端检测措施,而外交部发言人已在《意见》发布的同日宣布,所有来华人员从4月29日起可凭登机前48小时内抗原检测代替核酸检测,航空公司不再查验登机前检测证明。

“出口产品结构和市场结构的优化正在对稳出口发挥积极作用。”

吕刚认为,我国外贸增长的韧性仍在。以电动载人汽车、太阳能电池、锂电池为代表的高技术、高附加值、引领绿色转型的外贸“新三样”产品,在今年一季度的出口同比增速超过60%,同比增量超1000亿元人民币,将出口整体增速拉高了2个百分点,成为我国出口货真价实的新增长点。